追蹤
城市的那盞燈
關於部落格
人與孤獨,相互輝映。
  • 126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虛幻的存在 02

  認識了漠荒闇,算是因禍得福嗎?   「我可是,第一次和一個人說這麼多話。」他悠悠地說。現在的我,正在他家中。他的家,不大,可是給人一種很簡單純粹的感覺。可是,牆壁的顏色,使我驚訝,是......灰色的?   「我也是呢。」我答。「為什麼牆壁要漆成灰色啊?這樣心情不是會不好嗎?」   「心情不好啊?......我的心情,又有幾次是好的?我想想,好像屈指可數呢!」他苦笑。看到他的苦笑,突然有種似曾相識的熟悉感。奇怪,我為什麼有這樣的感覺?無解、無解。   「我的也不多。我們,半斤八兩。難怪,我會跟你說這麼多話。」他的藍色沙發,坐起來很柔軟,我很自然地和他交談,好像是百年以前就認識的好友一樣。   「是嗎?可是,我可以說是不存在欸。」   「什麼意思?」我疑惑地看著他,希望他能告訴我些什麼。「可以說給我聽嗎?」      「嗯。」他清了清痰。「我,是怪物吧?不然,怎麼身邊的人都討厭我呢?奇怪,妳可不可以告訴我,〝天生〞這種事情,是我的錯嗎?為什麼為什麼啊?我真的真的不知道,妳能告訴我嗎?」他又苦笑,我的心,突然刺痛了一下。他、他好像我啊!好像好像。我的心一揪,眼睛好像有不明的液體溢出,那是什麼?-是淚?我的「媽媽」,悲傷時所留下的透明液體。我,竟然哭了?   「唔,對不起。我、我不知道為什麼,留下眼淚,可是,我現在真的好難過喔!對不起。唔......」話說完了,淚水潰堤,我哭得越來越厲害,為什麼無法控制呢?   「沒關係,妳哭吧!」他抱住我,聲音好輕好溫柔,而我,只是任由淚水弄失他的衣服。   良久,我終於冷靜下來,淚水止了,只是眼睛有點痛。   「謝謝你,還有,對不起。我只是覺得,我跟你好像,所以很難過。」我說,臉頰還有點微燙,因為真不好意思。   「沒關係的。妳現在好多了吧?不過妳眼睛好腫喔!這樣看起來好醜。」他調皮地說。   「那又怎樣?你又沒長多好看?」我道。   「妳不知道,我的用意啦。」他回復正經。「我的意思是,下次別哭了,妳現在的模樣比較好看喔。」   「謝、謝謝。」我的臉頰又有燙燙的感覺。   「寂涼夜,我們做個朋友好嗎?」他認真地說。   「當然好。你是我第一個交到的好朋友呢!」我微笑,好高興。   「妳也一樣。」他也笑了,其實,他看起來,很英俊。有種奇怪的感覺,在我的心中蔓延。我無法形容,可是,那感覺好甜呢!   「我可以叫你阿闇吧?」我問。   「可以。我可以叫妳......叫妳呆夜嗎?」他又笑。   「你說什麼???」      追逐戰,開始。笑聲溢出了這個空間,18年的光陰,在此時終於變成彩色的了。    「欸欸,為什麼我要被你叫成〝呆〞夜啊?」玩完後,我疲憊地坐在沙發上。      「拜託,喝錯咖啡不算呆嗎?還是......叫笨夜?」   「我不是故意的嘛!」我說。   「好啦好啦,別生氣了。我只是希望妳不要太難過。」喔,又露出那認真的表情。「這種事情,我一個人承受就好,我知道妳懂,可是我寧願妳不要懂。」   「為什麼?」我不懂,這麼痛,為何不分擔出來?   「妳知道嗎?有時候,不懂,比懂還要幸福。」當他緩緩地道出這話時,我感受到他眼神的憐惜、不捨,還有悽涼的滄桑表情。   〝有時候,不懂,比懂還要幸福。〞   「難道我不能幫你承擔嗎?我可以啊!我既然能體會,那就該好人做到底嘛!我們應該算是〝同類〞吧?所以,我們可以互相傾訴心事不是嗎?欸欸欸,朋友是做什麼的啊?」我猜,這大概是我這輩子說過最長的話吧?   他看著我,漾起燦爛的笑。   「謝謝妳,呆夜。」   「唉......我一定要叫〝呆夜〞嗎?這樣會越來越呆欸。」嘴上雖是這樣說,其實我很高興。   第一次,擁有一個朋友。   希望,我們能互相信任。   就這樣一直走下去......  〝to be continue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